日军碉堡群见证烽烟沙洋

沙洋县人民政府门户网站    www.shayang.gov.cn    

 

 

  “嘟--”

  随着嘹亮的冲锋号响起,中国军人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奋勇向侵华日军冲去,但就在此时,从前方一个暗堡里喷出连串的火舌,刹那间,英勇的身影一个个倒下……

  这惨烈的一幕,相信不少读者曾在电影或电视画面上见过,这喷出火舌的,就是日军侵华时修筑的工事--碉堡。

  昨日,记者按沙洋小江湖监狱天鹅村治保主任李木兰提供的线索,在天鹅村2组(当地俗称鸡鸣咀)找到了7个主体保存完好的碉堡(地堡)。这7个碉堡以肃默的方式,向世人展示着一段血与火的历史。

  这些抗战时期日军修建的方形碉堡,或掩映在竹林中,或矗立于农田中,或扼守在公路旁,如果不是天鹅村二组组长李兵的指引,记者很难一一发现。

  “几十年来这里变化很大,以前这里没这么多房子,为了射击视野清晰,这里的树林和竹林也被日军砍伐过,和现在完全不一样。”李兵组长说,以前这些碉堡在天鹅村这块高岗地上构成了一个火力无死角覆盖的碉堡群。9座碉堡均用水泥与黄沙、鹅卵石混合浇灌而成,非常坚固,除1座因地陷而坍塌,还有1座数年前村民为修水利而用炸药炸掉外,其余7座都保存完好,依次分布在天鹅村通村公路的两侧。

  记者在现场看到,这7座碉堡原为两层,作为瞭望台和武器平台的上层均已被破坏,只剩矮小的墙基证明着上层曾经存在过。下层是机枪阵地,外小内大的长方形的射击孔分布在每面墙上,通过它们可对附近大片区域进行火力覆盖。每座碉堡都有5面墙,每面墙宽约2米,厚约30厘米,墙体由混凝土构筑而成,非常牢固。在碉堡入口处,有一道与碉堡等高的混凝土墙,可防范从远处对入口处进行攻击。四周墙壁上留有数十个小气孔,堡内光线较暗。这些碉堡间距从50米到200米不等,大致呈圆弧形排列,据称当时这里有一个日军联队指挥部。

  “前些年村里修公路,有一碉堡正好挡了道,我们想把它拆掉,但由于碉堡太硬,8磅的铁锤都动它不了,公路只好改道。”天鹅村二组组长李兵告诉记者,碉堡内部由于老百姓为获取里面的钢筋,而被凿去了外层的水泥,露出凹凸不平的鹅卵石,但即使被抽去用于承重的钢筋,碉堡依然牢固。

  回到村里,李兵组长找来了一位在天鹅村生活了一辈子现已87岁的老人李功明来为记者讲述那段沙洋的烽火狼烟。

  “抗战的时候,新集(天鹅村当时地名)驻有日军一个连的兵力,是为国防止新四军由襄河乘船渡江上岸袭击日军,所以1943年在位于小江湖沿岸的天鹅村一带共修筑了9个碉堡,这些碉堡用处不一,有的是炮台,有的架机枪,就是为了借地势居高监视着不远处的小江湖,防备新四军的渡水。”李功明回忆道,当时碉堡的修筑日军只用小孩子来修,每个碉堡20多个十几岁的小孩子,当时李功明才11岁,也被充作民工。据其回忆,只要有大人靠近碉堡就会被日军踢打着驱逐,甚至杀掉,杀完直接往坑里一埋。而修建碉堡用的水泥从日本运来,整个工程一年多才完工,但工程完工后不久,日本就宣布无条件投降,碉堡基本未发挥什么作用。

  虽然碉堡没发挥什么作用,但修碉堡那段时间里日军在此地的驻扎给当地带来了深重的灾难。

  另一位参与修建碉堡的老人,现已80岁的老人李宗玉老人介绍,鸡鸣咀的碉堡群是日军于1943年修筑的。这些碉堡大小差不多,呈弧圆形排列着,间距从50米到200米不等,每两个碉堡中间都能形成火力交叉。9个碉堡组成一个据点,护卫着一个日军联队指挥部,而这个日军联部负责保卫驻扎在沙洋城的日军团部。

  李宗玉老人回忆:“日本人打到汉江东岸时,镇守汉江西岸的是国军41师,他们在1940年夏天撤走了,日本人随后过了江。”日军过江后的前三天,在当地烧杀抢掠,见到青壮年男子就杀死,看到姑娘就强奸,遇到耕牛就直接用刀割下牛屁股上的肉烤着吃。后来,在沙洋建立日伪政权,下设日伪保甲。1943年,日军开始在天鹅村修建碉堡群,由保长到村民家中选苦力,当时年仅7岁的李宗玉也被强行拉去。碉堡是由“洋沙”(就是水泥,由侵华日军从日本带来)、鹅卵石及钢筋等修筑的,日军为了不泄露机密及碉堡内部设置,全部派日本工兵修筑,被安排的苦力主要负责运输洋沙和鹅卵石,工兵修完后,由苦力用土将碉堡完全覆盖起来,只留下机枪眼。

  李宗玉至今还记得,修建碉堡时,有两个到当地走亲戚的外地人想到施工现场看看,结果被日军发现,最后活埋了。碉堡修好后,每个碉堡安排1个班的兵力昼夜轮流值守。

  这7个保存较好的碉堡群,印证了日军在沙洋的累累罪行,记录了他们侵略沙洋无耻的历史,成为千年古城的遗恨。这里的许多老人亲历了战乱的痛苦,目睹了日军在这里烧杀奸掳的累累罪行。

  这7个保存较好的碉堡无疑是日军侵华的铁证,但令人心忧的是,记者在寻访途中打听时,年轻人基本不清楚当地还有碉堡群,只有上了年纪的老人还模糊记得碉堡的方位。如果这些老人们离去了,这段历史是否会被年轻一代遗忘?

  令人欣慰的是,沙洋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姜云表示,他们正在与小江湖监狱方面加强联系,将这里设为沙洋县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对年轻一代特别是学生进行爱国主义教育,让他们目睹其物,不忘国耻,更加愤恨日军的侵略,增强了爱国主义的感情,激发了建设家乡、建设祖国的巨大热情。

  据史料载:1938年10月,日军攻陷武汉后,继续西犯,11月5日,日军飞机对从武汉保卫战中撤退下来、经长途跋涉刚到沙洋的国民党第29集团军的先头部队实施了狂轰滥炸,炸死军民三千余人,镇上的大部分房屋被炸毁。待敌机飞走,部队重新集结后,按原计划向宜昌开拔,留下一个师担任沙洋的江防任务,这期间,沙洋守军曾多次渡过汉水,出击河东日军,给其沉重打击。但到了1940年6月,由于国民党军后继乏力,襄河东岸全部被日军占领,形势急转直下,6月6日,日军从宜城、钟祥、沙洋三个点突过襄河,守卫江汉防线的国民党五战区的三个军向西溃退,沙洋沦陷,日军开进沙洋城区后,奸淫烧杀,无恶不作,昔日繁华兴旺的古镇顿成一片废墟。

  汉宜公路是日军企图打通三峡、进逼重庆的主要补给线,而沙洋地处汉宜公路中段,且东临襄河,又是襄樊至武汉的水运中转码头,为鄂中水陆交通枢纽,战略地位非常重要,为此,日军意在沙洋建立其永久的战略基地,在城区设立司令部,下辖警备队、宪兵队、白骨部队、海军陆战队等,驻扎日军千余人,同时建有盐仓库、冷冻厂、牛奶厂、伤兵医院等后勤机构,还在后港、拾回桥、十里铺、五里铺、马良等城镇遍设据点。天鹅村是一个高岗地,三面环水,居高临下,具有非常重要的战略地位,因此,日军在这里驻扎了一个连的兵力,并修建了这些碉堡。

鄂ICP备17005290号-1

鄂公网安备 42082202000043号

网站标识码:4208220025
沙洋县人民政府主办 沙洋县新闻中心承办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地理位置